欢迎登录无锡市人民医院官方网站!
当前所在位置:科教之窗 >> 交流合作 >> 国外交流 >> 内容阅读
加拿大多伦多总院进修:卫东
2014年02月12日       点击数:     
      按照重点学科发展计划,我科一行四人于2013年4月到7月赴加拿大多伦多总医院(TGH)进行了为期三月的进修学习,我也有幸作为其中一员,在TGH度过了三个月难忘的学习时间。
      我先在TGH移植科(ICU)进行了一月的临床学习,通过观察医生、护士的临床诊疗工作,对北美的医疗体系和临床工作有了初步的了解,最深的印象是其specialization的工作模式,同时对其一些临床技术、诊疗思维有了一定的理解,这部分将有同行的两位前辈重点汇报。
      剩下的时间根据事前计划,我来到了Shaf和Mingyao领导的肺移植实验室。在这次进修之前,已经有幸在无锡见过两位教授,这次的进修也得到了他们的无私帮助。为了给我科的江苏省人体器官移植重点实验室建设借鉴更多经验,对于我来说本次进修的主要目的就在与借鉴这个世界一流的肺移植科研团队的成功经验,下面我将重点就实验室的学习见闻进行汇报。

      一、 实验室组织结构
      该实验室采用标准的项目负责人(PI)领导科研团队的组织结构,其中项目负责人中Mingyao Liu为专职研究员,Shaf Keshavjee、Thomas Waddell、Marcelo Cypel均为临床医生,这与国内医院实验室的组织结构非常相似,临床医生作为实验室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实验室的选题、技术支持方面起着重要作用,而其所带领的科研团队则由基础研究员、研究生、住院医师混合构成。
      这种结构的优势在于能够快速切入科研问题并高效的展开科研。由于项目负责人来自临床,他在临床工作中会遇到大量临床问题,通过筛选提炼,就能够形成许多科学问题和科研假说。针对临床进行科学研究,首先恰好利用了自身所长,避免同基础研究能力更强的专业生命科学研究机构来竞争;其次,其研究项目往往能够很直接的体现其应用价值,对于快速提高临床技术水平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采用这样的结构进行偏应用性的医学研究,无论对项目负责人来说还是对研究团队成员来说都有着很高的要求。对项目负责人来说,除了临床知识,还需要掌握大量理论知识,包括基础研究的方法,需要确定我的实验假设在理论上的可行性,并明确用什么方法能够科学严谨的验证这个假设。对于研究团队成员,他也需要除了掌握自身的实验技术,同时也需要对临床进行一定的了解,要明白我们所进行的研究是在解决什么临床问题,从而知道如何设计实验方法能够更符合贴近临床。
      上面所说的一部分还是理想状态,就算在这个历史悠久的肺移植实验室内,各个项目组仍有一定的分工和专长,但目前已经趋于不明显。Keshavjee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肺移植中的缺血再灌注损伤、肺保护等;Liu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肺损伤机制研究;Waddell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在干细胞、肺脏再生等方面;Cypel教授则主要进行肺体外灌注保存、肺灌注化疗等方面的研究。
      二、 实验室日常工作及学术活动
      在这里的实验室,最显著的感觉是你需要经常的参加各种会议和讨论。每一个项目组都会有各自的讨论时间,如每周进行的Lab Meeting和Journal Club。
      Lab Meeting每周进行两小时左右,内容主要为项目组成员汇报近期实验进展和项目计划。虽然每个项目组有一个总的研究方向,但在组内仍会有具体研究课题的分工,通常由一到两个人负责一项具体的课题,他们从负责人提出课题设想开始,或者由自己提出课题设想开始,进行项目设计、可行性分析、课题实施、总结和论文撰写。整个过程需要不定期的在Lab Meeting中汇报,同时讨论其项目设计、实施各个环节中的问题。
      Journal Club每周进行一小时左右,内容主要为每次由一位组员挑选一篇其研究方向的最新研究论著进行详细介绍,并加上自己的意见指出文章的局限性。而其他组员在负责人主持下对文章内容进行讨论,分析其值得借鉴的地方,并讨论其局限性以及改进的方法。在这样的讨论中,既能学习到他人科研的巧妙之处,需要时作为借鉴,又能发现科研中容易忽视的问题,避免在自己的科研过程中犯同样的错误。
      三、 肺移植实验室科研方向
      这部分我将总结一下Shaf教授未来五年中的科研计划,基本上也是肺移植实验室未来五年的科研方向,更可以说这可能也是全世界范围内未来五年的科研方向,这也是大家最感兴趣的部分。
      他们将未来五年的科研分为两个方向:Advanced EVLP和Targeted Lung Repair。
      Advanced EVLP即为改良的体外肺灌注保存技术,EVLP目前在加拿大已经应用多年,TGH每年约有20%的供肺来自于EVLP修复系统,这对于供体紧缺的肺移植市场来说犹如雪中送炭。其他中心也都将EVLP作为目前研究热点,分别有不同的EVLP系统配置,其中最大的一点区别在于肺静脉端是否开放,在多伦多使用的系统中静脉端处于闭合循环内,压力约为5cmH2O,而部分美国中心使用系统静脉端开放,压力为0 ,针对这一区别,近期Shaf研究组进行了相关对比研究,并证实前者肺保存效果更好。
      但是为了有更多时间进行灌注期间的肺修复,获得更长的体外灌注时间,有必要对EVLP系统进行改良,这也是实现这些目标的基础。至于改良的方向,大致有如下三个思路:1、filter-cytokine remover即细胞因子滤器,按字面理解即通过物理或生物的方法,在管路中加装一个细胞因子的过滤装置,主要通过减少循环中的炎症介质来提高供肺保存质量、延长供肺保存时间;2、continues or pulsative flow tecnique即持续或脉冲式转流技术,顾名思义持续转流就是传统的离心泵提供匀速转流的动力,而脉动式转流就是模拟体内心脏泵式的动力循环,后者是否能够优于前者目前只是个假设;3、second CIT即二次冷保存,我们知道目前EVLP供肺需经历获取、冷保存、灌流、移植的过程,因为各种时间的不确定性,往往可能移植发生在凌晨,这时非常不利于手术的进行,如果能够在EVLP灌流结束后再次冷保存,等到相对合适的时间再进行移植,那无疑将大大提高肺移植的安全系数。
      Targeted lung repair可以简单理解为供肺损伤的修复,从表面来看这比EVLP的改良具有更为重要的意义,因此在讨论中大家都觉得这可以作为主要目标放在第一点,不过需要认识到供肺损伤的修复往往需要建立的EVLP改良的基础上。
      供肺损伤的修复,在思路上其实同急性肺损伤的治疗是非常类似的,他们选取了如下四个方面着重开展:1、antibiotic即抗生素的使用;2、aspiration / surfactant即药物吸入治疗或肺泡表面活性物质治疗;3、anti-apoptosis即抗凋亡治疗;4、stem cell即干细胞治疗。


打印此页】 【返回】【顶部】【关闭